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素女寻仙_ 第1797章 坦诚与诱惑-

时间:2020-12-18 09:48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刺嫩芽小说素女寻仙 第1797章 坦诚与诱惑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给大厨yorfei亲仙草的加更,谢谢亲~

    楚清狂盯着张潇晗,只觉得肺都要气炸了,不过在界珠内才停留不久,他怎么就能被张潇晗处处牵着鼻子般,只要张潇晗说话,他便要气得发疯,可偏偏,却还动手不起来。

    界珠里的张潇晗真的是张潇晗?雷圣根本就没有说张潇晗是这个样子的。

    心中忽然一动,他竟然没有动手的念头?怎么会?从被拉进界珠的那一刻,不,在那之前,他就是要杀了张潇晗的。

    进入到界珠内发生的一切,一幕幕从识海内掠过,从什么时候,他失去了杀了她的想法。

    他的手下意识按在心脏上。

    张潇晗瞧着楚清狂的面色越来越阴沉起来,眼神也越来越犀利,心中也是一动,她是不是做得过了,适得其反?

    她不露声色地审视着楚清狂,他的变化一步步在她的预料之中,现在,他反应过来了吧。

    她忽然笑了,笑得风淡云轻,好像楚清狂面色的阴沉和眼神中的犀利很是好笑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楚清狂的声音忽然传来,极为平静。

    “笑就是笑了,有什么为什么,”张潇晗不在意地道:“若非说是为什么,就是堂堂水域前域主,魔界帝子,竟然想要扭曲曾经发生过的事实,哈哈,都过去数十万年了吧,天帝的规则都作用不到这里——”

    张潇晗的话忽然停住了,天帝的规则作用不到这里?

    楚清狂也被张潇晗这句话惊了下,二人的眼睛对视着,慢慢地都扭头望着那条粗壮的闪电,它伫立在半空中,那么美丽,那么炫目。

    凝视片刻,两个人的头又慢慢扭回来,都在对方的眼神里看到同样的震惊。

    “这个界珠,不会是凰姬炼制的吧,专门用来对抗天帝的规则。”张潇晗轻轻地说道,这一刻,她的脸上全失去了玩笑的意思,极为认真。

    楚清狂好像在记忆里搜寻了一会,点点头又摇摇头,他什么也没有说,张潇晗却好像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好一会,楚清狂才道:“后来……”他的记忆里,仿佛就是天崩地裂般,他竟然说不出后来如何。

    “后来,只有混乱,规则的扭曲,征战。”楚清狂的声音低下来,眉头微蹙,那一段记忆竟然极为模糊。

    “是凰姬与你们征战吗?”张潇晗好奇地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不,是五界在战,或者,也有凰姬吧。”楚清狂迟疑着。

    界珠内安静下来,两个人都沉默了一会,张潇晗忽然又笑了一声:“数十万年前的事情与我们何干?楚道友,莫非你以为你还是帝子?”

    楚清狂眼神复杂地望着张潇晗,好一会道:“你怎么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”张潇晗否认道:“但我觉得,你的理智一直都在,现在回想起来,你那时虽然疯狂,却也不是没有理智。”

    说着皱皱眉:“怎么说呢,好像就是不死之心激发了你潜在的、被压制的……暴虐,或者是对权利的欲望,或者还有帝子本身的高傲。”

    张潇晗耸耸肩:“我说不好,如果你本心就是邪恶的,你大概就会因此成为一个真正的魔修、邪修,不过貌似你本性并非如此,界珠与外界隔绝,你最初没有发狂,之后这么久的时间,你还是没有发狂,这一切不就很明白了吗。”

    楚清狂的神情重新平静下来,张潇晗曾经见过的威严仿佛也出现在脸上,可细看却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不错,我应该谢谢你,如果不是你,现在的九域,大概血流成河。”楚清狂道。

    张潇晗摇摇头:“我本意也是要杀了你的,如果不是意外,雷劫也跟着进来,呵呵。”她笑笑,嘴角露出一丝狡黠。

    楚清狂竟然无力生气,瞧着张潇晗闷闷地道:“你就那么有信心?”

    “我是凰姬啊,我是天族传承者啊,啊,说了这么多,你还没有说道天族传承是什么?”张潇晗的转折总是那么快。

    “凰姬离开天帝之后,创下天族,据说有不少上古仙人追随。”关于天族传承,楚清狂说的就是这么寥寥几个字,“张老板,你激发出的紫色巨人虚影,就是上古时期凰姬的影像。”

    张潇晗凝神望着楚清狂,微微点头:“凰姬出现,雷劫降临,看来,凰姬最后与天帝之间,彻底决裂了。”

    楚清狂沉默着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出了一会神,张潇晗甩甩头,好像要将这一切都忘记一样,对楚清狂道:“看来没有理由拖下去了,听你这么说,我对吸收这劫雷,还多少有些把握了。”

    楚清狂的眼神明亮起来。

    张潇晗却乜斜着他道:“可是我们之间,是不是还要定下些规矩?”

    “什么规矩?”楚清狂忽然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修士在九域,受到规则的限制,修为上只能到大乘后期,可是帝子好像不在这个规则内,他们是天帝之子,享有特权,所以一出去,你的实力在九域,大概还是高高在上,无人能是你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张潇晗挑着眉毛:“不管怎么说,九域如今都太平着,你出去了,先前杀了那么多修士,水域必然无法容你,以你现在的本事和性情,自然不会甘心。”

    楚清狂哼了一声,没有反驳。

    “我若是就这么带你出去了,便是将九域重新陷于水深火热之中,那还莫不如没有当初。”张潇晗说到这里语气就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当初也发过誓言,域内利益高于一切,我呢,也说过同样的话,我们暂且心平气和地考虑一下,这么就出去了,合适吗?”

    见楚清狂没有言语,张潇晗便继续道:“你不说话,便是觉得我说的有道理,你原本是水域域主,心中未见没有将水域做大做强,成为九域之首,甚至统领九域,你做那总域主之位的想法,只是你既然做了水域域主,便不是那没有城府的人,你了解你,了解水域,知道以你和水域那些修士的力量是不可能的,就算心中有再多的想法,便也只能压在心底了,甚至还不得不殚精竭虑地考虑水域的后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雷圣处心积虑把我推上域主之位,不会因为我是张老板吧,”说着张潇晗微微翘了翘嘴角,“我这个人,最大的优点就是有自知之明,我连一个黑瘴山都管理不得,何德何能能管好一个水域?”

    “就因为我年轻,还有数万年的寿元?因为我背后有黑瘴山,有邬精石矿?或者有木槿那个聪明又对我死心塌地的好朋友?楚道友,你我现在也算是共患难了,也许这是我们最后一次交谈了,推心置腹的交谈,你给我一句实话,这些,是不是都不是你和雷圣看上我的原因?”

    楚清狂沉静地望着张潇晗,心里却一点点掀起澎湃来,张潇晗并非像他想象的那么简单,不过,这些事情就是摆在明面上的,她看透了,也并非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不错,不仅仅是这些。”他应道。

    张潇晗点点头:“可我还有什么能被你们琢磨的呢?我的机缘?”张潇晗又摇摇头:“我机缘厚泽,无可厚非,可这机缘对水域,实在不是必要的,那还有什么呢?本来,我没有想这么多,那****答应了雷圣接任域主,便已经抱着死就死了的心思了,我已经活了这么久,经历了这么多,得了这些朋友,死也没有什么遗憾的了。”

    张潇晗的声音有些低,听起来更像是自言自语,可停在楚清狂的耳朵里,便是一愣。

    她活了这么久?怎么可能?她才不足六百岁。

    可张潇晗已经接着说了:“我闭关十天,只说我在炼器,我确实炼制了一枚龙鳞盾牌,但是其余的时间内我一直在思考,思考着怎么能拖着你同归于尽,我甚至想到了自爆元婴。”

    她抬起头,认真地看着楚清狂:“若非周围有木槿,有小宝,还有那么些无辜的修士,楚清狂,我真的会选择自爆元婴,拉着你,最好还有雷圣。”

    楚清狂哑然望着张潇晗,本能的他想要怀疑张潇晗所说,自爆元婴,便是灵魂都将在这个世界消失,连转世托生都不可能,他们修士不畏死者大有人在,可是自爆元婴,即便真的死亡在前,仇人在前,又有多少修士能下得了这个狠心。

    可是他心底分明相信了张潇晗的话,在荒域一见的时候,她望着他,眼神里全是清明决然,她几乎没有犹豫地就祭出了天族传承,没有犹豫地就召唤出来天劫。

    她,真的不是凰姬转世?

    “我选择了另外一种方式,本来,我只想着拉着你同归于尽的,就算是为了水域吧,就算是为了这个水域域主的誓言吧,可是就在之前的一瞬,你知道我看到什么了吗?就在那一瞬间,我完全明白了你和雷圣的心思,确切地说,是你还没有与不死之心合为一体之前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张潇晗呵呵笑起来,笑出了声,瞪着楚清狂,看着他怀疑的视线:“我还真的单纯啊,不不,是傻,真的傻,我还真的想要为了水域为了九域除掉你,域内利益高于一切,呵呵,我还真的是这么做的啊,楚道友啊楚道友,你和雷圣若真是对我说了实话,我张潇晗真的就那么不堪,真的就会把九域当做飞升的跳板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楚清狂倏地站起来:“他来了?”

    张潇晗微微仰头,看着楚清狂震惊的双眸,点点头:“是的,在最后一刻,你的身后,极为遥远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眼神有些朦胧,好像在回忆着某些甜蜜的事情一样,嘴角不由勾出一丝浅笑:“他喜欢在红日升起的时候出现,就像一只大妖,那天的劫云遮天蔽日,骄阳也就如东升的红日一般。”

    张潇晗的眼睛忽然清明了,嘴角的笑容绽放起来:“我即便是准备着死了,也没有想要召唤他,一丝一毫的心思都没有,因为,”她的身体忽然前倾了下:“因为他和现在的你一样,一旦踏上九域,九域便会天翻地覆,便会血流成河!”

    这句话如重拳击中了胸膛一般,楚清狂的身子竟然摇晃了一下,他怔怔地望着张潇晗,眼睛里是不敢相信也不得不信。

    “离开西海之前,简约送给我一对耳钉,一枚玉符,耳钉可以激发三次防护,可防护这一界最强烈的攻击,玉符可以召唤出简约的元神。”

    张潇晗冷笑一声道:“现在你明白了吧,你知道你和雷圣真真正正看错了我吧,我张潇晗,不是你们这些精于算计的修士,也不会打着域内利益高于一切的幌子勾心斗角,我不说,便是我不肯做,我一旦说了,便是你们男儿也做不到的,我也会去做!”

    楚清狂的脑海里乱糟糟的,他的思维还停顿在简约踏日而来的那一刻,简约竟然来了,竟然在他被张潇晗摄入到界珠内的时候来了。

    “楚道友,你我算作仇人了,你算计了我,然后我要杀你,你也要杀我,外边,简约不会是一个人过来的,你说,就这么带你离开,可能吗?”张潇晗轻轻的冷冷的声音钻进楚清狂的耳朵里,他一下子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他死死地注视着张潇晗,如果眼神可以杀人,张潇晗此刻已经万箭穿心了,可他只能用眼角死死地盯着张潇晗,他不敢动手,不是不能,是不敢。

    如果他还是一半帝子一半楚清狂的时候,他已经动手了,哪怕劫雷爆炸,没有人可以威胁得了帝子,没有人!

    可是这些时间来,他想得太多太多了,没有新鲜的心脏补充,没有暴力厮杀带来的愉悦,没有征服的快感,帝子的暴虐和被分解之后产生的怨毒愤怒,便一点点消失在现实的理智中,他不再是半魔半人的修士,他成了拥有了这一界修士无可比拟实力的修士。

    张潇晗说得有一点是对的,拥有了这样的实力,他的心里自然膨胀出与之对应的想法,以前他想过却不敢尝试的想法。

    水域域主算得了什么,要做,就做这九域的总域主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